刘宸狗

还好有个理想。

一千零一夜

别上升
现实向
——————————————————————

  “我想很长的时间看哥哥。”
 

  大张伟也不知道多久没看见王嘉尔了,最后一次同台也是去年十一月了,他甚至都不知道王嘉尔现在在哪,连仅知的消息都是从身边人零零星星的八卦里偷听来的。
 

  王嘉尔最近很忙,忙音乐,忙巡演,忙综艺,忙着各种东西,但他也在空下来翻手机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好久没跟大张伟说话了。
 

  大张伟还记得第一次见王嘉尔的时候,也不知道打哪来一不会看脸色的小孩,看不出大张伟的冷漠,看不出大张伟的抗拒,也看不出大张伟对交际的恐惧。他只是冲着大张伟喊“大长尾哥哥我喜欢你!”

 
  大张伟搞不定交际,他也搞不定王嘉尔。当他数不清第几次试图把王嘉尔从他身上扒下去未果后他终于放弃了,王嘉尔抱他抱的太紧了,张嘴说话的时候那一口不流利的中文就从他耳后传过来,震的他耳朵疼。

  “我就说你这孩子怎么回事,我不是人吗?”大张伟在王嘉尔第不知道多少次说他生活不健康时终于忍不住开口怼了王嘉尔。

  他以为王嘉尔可能会生气或者就此不聊这个话题,可没想到王嘉尔只是傻傻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他生活习惯不健康。

  大张伟当时觉得这世界是不是疯了,我吃什么也没花你钱,你也不是我爸,就录个综艺节目哪那么多事,可当王嘉尔揪着脸奶凶奶凶的说“我觉得哥你不可以这样生活”的时候他还是往心里去了,虽然没什么大用。

  节目录的很顺利,结束的时候王嘉尔缠着大张伟半天就为了讨到大张伟的微信,尽管那时候王嘉尔的微信还没怎么玩明白。

  微信当然没有要到,因为大张伟跟王嘉尔说“如果咱俩下次还能录节目我就给你,这显得咱俩多有缘是吧。”一般人听到这话也就放弃了,但王嘉尔不是一般人,他郑重的点点头“那下次哥哥一定要给我!”大张伟冲他挥挥手,就离开了录影棚。

  大张伟死也没想到俩人还能再次相遇,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又过气了,根本接不到那么多综艺。到达录制地点的时候还没等大张伟反应过来王嘉尔直接把他一把抱起来,魔性的高音笑在棚里绕了半天,工作人员有挺多都被王嘉尔魔性的笑声逗乐了,大张伟也是。

  节目录制过程中王嘉尔一直属于亢奋状态,他那时候普通话还很不好,但还是跟大张伟聊了半天。

  “哥你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好着呢好着呢。”

  “哥你最近开心吗?”“开,心都开成花了。”

  “那哥你有没有想我?”“想了啊,哎哟喂想死我了都。”

  俩人就这么插着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天,当然大张伟的微信也被王嘉尔成功要了去。王嘉尔掏出手机扫大张伟二维码的时候表情虔诚的都快让大张伟觉得自己是一悬壶济世的活济公了。

  “不是,就是一微信你至于吗?”

  “至于啊,我都说了我很喜欢哥哥了。”

  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俩人总能碰在一起,就算见不到人也能莫名跟对方扯上关系,好像这俩人天生就应该在一起似的。

  大张伟其实没几个朋友,生活也挺乏味的,但王嘉尔这么声势浩大的闯进他生活里却没让他觉得被打扰。虽然总被王嘉尔突然来的一条“哥我想你了”吓到,但总归是不讨厌,但也算不上喜欢。

  大张伟第一次主动跟王嘉尔产生肢体接触也是录节目的时候,王嘉尔半真半假的耍着脾气,大张伟完全可以不管,但还是哄着王嘉尔“来,脑门儿!”

  录完节目之后团队跟大张伟说那段效果挺好,大张伟点点头张嘴就说“那是,咱这祖师爷赏饭吃。”但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刻他想的是啥,是综艺效果还是发自真心,他大张伟门清。

  后来的故事说不上精彩也说不上俗套,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熟了,大张伟不再抗拒王嘉尔的肢体接触,在王嘉尔跟他说我想你了的时候也会哄着他说“哥也想你。”

  王嘉尔录节目的时候一旦碰到大张伟就很难控制,没事总想挂在大张伟身上,也不管什么镜头不镜头。当时大张伟跟他说“我不太喜欢跟男生有那么多肢体接触。”可王嘉尔完全没在意还一本正经的说“你把我当成是女生就好了啊!”

  也挺好,大张伟这颗破破烂烂的心终于被王嘉尔死乞白赖地拼上了很重要的一块。王嘉尔像个活力四射的小太阳,把大张伟积攒多年的阴郁全照个滚烫。

  后来大张伟的事业也变得好了起来,王嘉尔几年如一日的付出也有了回报,两个人越来越好,也很久没见,唯一的交集可能也就是大张伟演唱会vcr里王嘉尔大大的笑脸和那句甜甜的“大张伟哥哥我要夸你!”

  大张伟以为2017结束前俩人不会有同台了,可当在那场晚会上他见到王嘉尔的时候他十分确定自己是开心的,尤其是看到俩人同样大红色的衣服时。

  俩人虽然同台但也没有太多互动,王嘉尔很紧张,他站在一边看手卡顺着流程,从大张伟面前经过时都面无表情。大张伟跟钱枫杨迪打成一片,开心的不行,但心里还是惦记着王嘉尔,不知道他脚伤怎么样了,不知道他还紧不紧张,尽管他心里很介意王嘉尔刚刚面无表情从他面前过去。但当听到王嘉尔奶声奶气的说“杨迪哥哥第一个,大张伟哥哥站这里。”的时候他还是没出息的笑出声。

  这是最后一次同台了,2018过去了一大半俩人都没有见过面。原本王嘉尔还会在微信里没事找大张伟说话,可最近小少年越来越忙连朋友圈都不发,更别提找大张伟了。

  大张伟一直觉得王嘉尔的人生很精彩,就像一千零一夜一样,每一篇都足够精彩,而他自己只是这一篇篇故事中最无足轻重的一篇。可当他偶然间看到王嘉尔采访时说“他是一个,生活很不健康的哥哥,是一个,是一个很想让我保护的一个哥哥。”的时候还是怔了一下,这么多年有很多人对大张伟表达爱意,什么最好的兄弟,最棒的大张伟,我永远爱你,至死不渝……大张伟见多了。可当着全世界说“保护”这两个字的,王嘉尔是第一个。他当时觉得,自己可能是王嘉尔那一千零一夜中最出彩的一篇。

  大张伟在保姆车上闭目养神又漫不经心的问助理“诶,王嘉尔最近忙什么呢?”

  助理被大张伟的突然开口吓了一跳,平复了一下心情“他们那团最近巡演呢,我看他发微博今天飞这明天飞那的,好像又瘦了。”

  大张伟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掏出手机在联系人里找到王嘉尔,他挺好认的头像永远都不换,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小白毛。

  “你最近干什么呢。”大张伟憋了半天就发出这七个字。

  王嘉尔回的到快“哥!我刚还在想你!”还没等大张伟回复噼里啪啦又是一堆消息,虽然对于大张伟来说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王嘉尔还是如数家珍的跟大张伟说着。

  俩人也没聊多久,因为王嘉尔实在太忙了,他最后委屈巴巴的给大张伟发了条语音“哥哥我要去忙了,你记得想我!”

  大张伟回他一个无关痛痒的表情包,想了想又把这条语音收藏了。好久没听到香港烟酒嗓了,多少有些想念。

  从这开始王嘉尔没事就跟大张伟说句有的没的,从今天吃了什么到有后辈跟他表白。屏幕里王嘉尔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的大张伟心里有点难过,他天生就是这么深情的眼睛,谁当真谁倒霉。

  “哥!我在跟你说话呢!”王嘉尔的普通话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他已经可以跟大张伟接近无障碍沟通了。

  大张伟回过神敷衍着王嘉尔“啊,有人喜欢不是挺好的吗,别像你哥我,这么大岁数都没人喜欢。”

  王嘉尔普通话好了之后接话特别快“我喜欢你啊。”

  大张伟乐的有点勉强“别闹了,你那喜欢跟人家那喜欢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不一样,明明就是一样的。”王嘉尔的语调突然委屈。

  大张伟最受不了王嘉尔那个语气说话,他一听就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王嘉尔,你都多大了,怎么听不出来玩笑和正经呢。”

  “明明是哥听不懂。”屏幕那头的王嘉尔一脸正经。

  大张伟突然累了,他叹了一口气“别跟哥闹,哥老了,没事你早睡吧。”

  他正要挂断视频就听到王嘉尔闷闷的说“我明明第一次见面就跟哥说了我喜欢你,别人听不懂就算了怎么你也听不懂啊。”

  大张伟动作立马就僵了,他听着王嘉尔的自言自语“我每次在节目上说养生很重要都是想着,万一哥哥有看我的节目会不会注意一点。看到汉堡会想到哥哥你,看到培根也会想到哥哥你。我为了能让哥听懂我说的话现在都会说儿化音了,可是哥你怎么还是听不懂啊。”

  王嘉尔是真的委屈,本来说中文就会有的小奶音现在都听不出来了。他看了一眼呆住的大张伟说“我说完了,哥你也早睡吧。晚安。”说完就挂了视频。

  大张伟突然觉得王嘉尔很欠打,表白完说挂电话就挂电话,自己整个人都被牵着走。其实说来也是,他一直在被王嘉尔改变,从不喜欢拥抱到主动拥抱别人,从不相信真心到拥有好多好多朋友,从喜欢波澜壮阔的北京大妞到喜欢肌肉分明的香港青年。他盯着俩人的聊天对话,脑子里过着这两年俩人的点点滴滴,突然笑了,他给王嘉尔发了条信息就去睡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大张伟想起来有一次俩人录节目,王嘉尔总跟着他屁股后面晃悠。他走到桌子前本来想坐上去结果坐偏了差点摔了,王嘉尔一把就扶住了他,手环着大张伟后背好像把他圈在了怀里,他小声的说“小心,哥。”后来他给王嘉尔系围裙的时候小少年乐的眼睛都弯了,还跟他撒娇说“谢谢哥哥。”

  他突然就听懂王嘉尔的话了,也看明白他看似丰富多彩的一千零一夜里其实每一篇都是大张伟,而且主角从未变过。

  王嘉尔放在床边的手机亮了,是一条来自最棒的哥哥的消息。

  对方给您分享了一首《只想和你静度时光》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