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是天才

还好有个理想。

【昊磊】山与记

  现实向
别上升






  “目前吴磊的电影也在热映,作为他的好兄弟您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记者斟酌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三石演得特别好,我觉得他这个成绩是应得的,他,值得。”37岁的刘昊然面对媒体突然有些紧张。

  记者点点头“那感谢刘昊然老师,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此结束了。”

  刘昊然的心跳的有些快,他冲记者点点头“好,也谢谢你们。”

  采访结束之后他问助理“我刚刚回答不会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助理狐疑的看他一眼“大影帝,您采访不是出了名的滴水不漏吗?”

  刘昊然没多回答,只是沉默的喝了一口保温杯里面的热茶。岁月不饶人,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不穿秋裤潇洒过一冬的少年了。可在圈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他最惦记的还是他。

  想来他与吴磊也认识十多年了,交集却一点没多,不知是人为还是天意。他还记得年少时候因为行程问题两人有许多意难平,吴磊总是皱着眉似真似假的委屈“刘源,咱俩是不有缘无分啊。”

  当时正值俩人上升期,定位相似年龄相仿,不是兄友弟恭就是破烂不堪,俩人团队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俩人同台。刘昊然每次都轻挠着吴磊的下巴说“瞎说,咱俩天生一对。”

  现在想想当年的意难平不过沧海一粟,现在俩人才是真真的意难平。

  吴磊33岁那年拿了影帝,他穿着西装革履拿着奖杯说着感言,用力到指尖发白。圈内好友纷纷发表祝福,刘昊然也在其中。他发完微博心中一阵酸涩,自己21岁生日连个公开祝福都没讨来。委屈劲还没过就愣了神,这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记着。

  少年人眼睛清澈一眼望的到底。这话是说给刘昊然的,吴磊的眼睛总是似真似假的藏着爱,观众看不透,刘昊然也沉溺其中。

  刘昊然最怕给吴磊擦眼泪,不是恐惧而是心疼。吴磊很少哭,肩上那么大的疤都没哭只是皱着鼻子跟妈妈撒娇“妈妈我没事,一点点疼而已。”可他真真实实的因为自己在深夜睁着眼哭到天亮。他清楚记着那晚的吴磊,穿着黑色的背心坐在窗前,眼睛里的光好像马上就要熄灭了。他轻声问着自己“刘源,咱俩是不完了。”

  那自己是什么反应呢。他依稀记得自己也哭了,他走到吴磊旁边把他揉进怀里“没完,咱俩这辈子都没完。”

   可后来还是完了。

  刘昊然在刷微博时偶然看到吴磊的采访,他神色平静的点开视频。

  “那吴磊老师也在33岁那年拿到了影帝,您觉得自己身份和生活有什么变化吗。”记者轻声的念着问题。

  吴磊笑着说“我觉得我成为了真正的成熟男人。”

  听到着刘昊然轻轻笑了一下,还是没变,不管自己多大总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可笑过之后就把视频关了,再也不看。

  吴磊早就是个成熟男人了,自己也是。

  他们陪着对方变成了成熟男人,然后转身奔赴新的人生。

 

  大概有缘无分就是他俩的感情基调吧。在吴磊第无数次询问助理能不能同台的时候助理终于忍不住了。

  “吴磊和刘昊然就是一个大写的有缘无分你他妈给我醒醒!”助理用一根手指狠戳着吴磊肩膀,疼的吴磊龇牙咧嘴。

  “我知道有缘无分,但起码我得对得起老天给的缘啊。”吴磊是笑着说的,但最后不怎么就哭了出来。

  吴磊比刘昊然坦诚,他大大方方的跟助理说我跟刘源处对象了,而自己瞒了这么多年。好像瞒过了所有人也瞒过了自己。

  刚分开那阵吴磊总是在微博上冲浪,用着小号。什么都看,看的最多的是刘昊然。他看见粉丝转发刘昊然新杂志图说“我跟刘昊然结婚了!”底下可能是她的朋友在评论“微博真好还能做梦。”

  微博之所以好,是因为现实不让我做梦。可是刘昊然,我好想做梦啊。

  分手是吴磊先说的,他跟刘昊然面对面坐在床上。刘昊然冲他挤了个笑容“我们是不是完了。”当这句话从刘昊然嘴里问出来的时候,刘昊然才对那天晚上的吴磊有十分之一的感同身受。

 

  吴磊也想对他笑一下,但还是没忍住红了眼睛。果然啊,大两岁就是不一样。

  “刘源,早知道咱俩快乐大本营也不同台多好。”吴磊低着头用着最温柔的语气。

  如果结局早就定好了,那不如不开篇。

  生活用最现实的方式告诉他们两个,少年人没资格说一辈子。不管是一辈子好兄弟还是一辈子爱人,都没资格。

  好在没有爱人还有工作,俩人立马投身于工作中。明明都还是孩子年纪,却都在学着大人用工作麻痹自己。

  吴磊的新戏宣传群发发到了刘昊然那里,他本想回复吴磊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只回了个表情然后乖乖转发吴磊的微博。说来也怪,在一起的时候连个互动都不敢,分开后倒是坦然的进行一切。

 

  后来渐渐的连互动都没有了,吴磊没有删他的微信也没有拉黑他的电话号码。他终于像个成熟男人一样处理所有事情,而成为成熟男人的代价是有一场刻骨铭心的悲惨爱情。这场爱情,男主角是刘昊然,不用争番位不用署咖位,一笔一划一字一句全是刘昊然。从始至终只有刘昊然一人的名字。

  在刘昊然看不见的日子里,吴磊成长了许多。长在身高,长在日渐消瘦的身体,长在越来越圆润的回答,长在他平静的说“我跟刘昊然关系一直很好。”

  在没有吴磊的日子里,刘昊然不断在进步。进步在越来越真挚的眼泪,进步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进步在人气越来越高,进步在他温柔的说“三石是最棒的。”

   刘昊然一直在期待他与吴磊的合作,无论是综艺同台还是影视作品。他从25岁一直盼到37岁都没有盼到。他们说一万年太久,爱我现在。可刘昊然觉得这十二年都太久。

 

  “刘老师,我们该走了。”助理把刘昊然从回忆里叫醒。

  刘昊然回过神“哎。”

  刘昊然接了个综艺,连同期嘉宾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录制之前在休息室看到吴磊的时候他震惊的把眼睛瞪到生平最大。

  相比他的手足无措吴磊倒是反应的快,他走到刘昊然面前大大方方的给他一个拥抱“昊然,好久不见。”

  刘昊然收紧胳膊把脸埋在他脖颈间呼吸着属于吴磊的味道,听着彼此相同频率的心跳声。

  吴磊先他一步放开手,拍拍他的肩“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我永远拒绝不了的样子。

 

  节目录制的很快,没有刘昊然想象中的意外,也没有吴磊需要他的地方。吴磊变的很多,刘昊然没由来的失落。但这种失落在吴磊把他赢来的小金条大大方方的放在他手里的时候消散得一干二净。

  他想起吴磊窝在他怀里跟他一起看综艺节目时说“我要是有金条了第一个肯定给你。”

  那时他只是低头亲了亲吴磊额头,时至今日他以为吴磊全忘了,没想到吴磊一桩一桩记得清清楚楚。

  节目结束之后他俩单独吃了饭,没有别人。刘昊然再一次问吴磊“我们是不是彻底完了。”

  吴磊笑了一下“彻底完了。”

  刘昊然看着他乐开的脸也笑了“行,那就彻底完了。”

  我翘首以盼你十二年,换来一句肯定也是值得。

  那顿饭之后两人开始有了交流,没事微信还能说几句话。吴磊跟刘昊然说“我又接了部新戏,这部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去旅游。”刘昊然看着屏幕上的字脑海里浮现出20岁的吴磊朝他撒娇的样子。

  刘昊然几乎是秒回“我也想去。”于是刘昊然完成了手头所有工作就跑去了四川,他下飞机那一刻突然有些恍惚,自己为什么要来四川。过一会刘昊然才摇着头笑自己真的老了,都学会触景伤情了。他掏出手机准备给助理报个平安却看到新闻推送,吴磊片场意外。

  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叫血液倒流。

  他订了最快的航班赶到吴磊片场所在地又直接打车到了医院。整颗心都悬着,直到看见吴磊安静的坐在病床上,那颗心才砸回原地。

  吴磊不意外他来,他已经送走好多朋友了。

  “怎么回事?”刘昊然缓了缓凌乱的气息。

  “换衣服的时候没站稳,本来想抓衣架结果就抓到了围巾。”吴磊觉得有些丢脸。

  吴磊没告诉刘昊然他始终不知道自己死抓着不放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可他到最后还是没放手。昏迷前最后一眼是手里的围巾和疯了一样向他奔来的刘昊然。

  当然,没有刘昊然。

   刘昊然呆一会就走了,他怕影响吴磊休息。吴磊乖乖的跟他挥手说再见,刘昊然恍惚间以为他们俩一夜回到二十岁。

  吴磊助理拎着一堆水果进来“他怎么来了?”

  吴磊摇摇头“不知道。”

  有些事情还是别去想,免得又有念想。

  吴磊没几天就出院了,几乎是立马就回了片场,完全不顾刘昊然在微信上的再三嘱咐。刘昊然看着吴磊重回片场的返图气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奈的扶着额头。吴磊确实有两把刷子,无论是二十岁的吴磊还是三十五岁的吴磊总有办法让自己生不起来气。

 

   吴磊的意外给刘昊然的助理提了醒,她语重心长的跟刘昊然说“你已经老了,有些戏别太要强,该用替身就用替身。”

 

  那样子像极了二十一岁的吴磊,那时候正在热恋吴磊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挂在刘昊然身上,他老神在在的拍着刘昊然胸口“如果有一天你老到拍啥戏都用替身我可怎么办。”

   刘昊然没回答他这种感伤时事的问题,他低头轻吻着吴磊“你不如抓紧当下。”声音低低的听的吴磊耳朵发烫。

  刘昊然每天都在回忆与现实之间游走,之前还好,因为跟吴磊没有联系。可如今有了联系更分不清回忆跟现实了。

   吴磊快过生日了,刘昊然什么礼物也没准备,吴磊也没冲他要。

   一过十二点刘昊然就给吴磊打了电话,电话是过一会才接的。吴磊迷迷糊糊的“昊然,怎么了?”

 

  刘昊然鼻子一酸“没什么,磊磊生日快乐啊。”

  吴磊彻底醒了。

  他从未叫过他磊磊,人前叫三石人后叫宝贝就偏偏没叫过磊磊。可能是夜晚太撩人也可能是刘昊然把万分深情都揉在了这两个字里,吴磊被这两个字生生砸出了眼泪。

  “刘源,你说你要早个十年八年咱俩至于这样吗。”吴磊确实哭了,话说的含糊不清。

  刘昊然在电话那头也不好过“宝贝你别哭啊。”

  “刘源,我真烦你。我都35了,你非得招我干嘛啊。”吴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放不下你。”刘昊然沉默了半天。

  人都是自私的,你让我自私一回吧。

  他俩没和好,俩人聊了个通宵。从当年的意难平到如今的情难续。一开始是吴磊哭,后来刘昊然也哭。说得太多刘昊然记不住了,他就知道最后吴磊说“刘源,我有点想你。”

 

  一点点想你,可以忽略不计,但又不想忽略不计。跟被烟头烫了一下似的,大事没有却疼个不停。

  刘昊然今年37岁,他想去抱抱他35岁的宝贝吴磊。

  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按响吴磊门铃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吴磊开门的时候眼睛肿着头发也乱了,活脱脱一副失眠像“你来了啊。”

  刘昊然没说话,沉默的进了屋之后把门带上,一把把吴磊扯过来抱个满怀“我也有点想你。”

  吴磊没推他,轻轻把手搭在他背上“刘源,我很累了。你陪我睡一会吧。”

  35岁的吴磊抱起来跟20岁的吴磊没有什么差别。吴磊窝在刘昊然怀里睡的安稳,刘昊然轻拍着吴磊像哄孩子一样。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就好了,刘昊然心想着。

  刘昊然只是单纯来抱抱他的宝贝吴磊,吴磊也只是真的很累了,各需所求之后散的愉快。

 

  俩人再次相遇的时候是又一年的金鹰节,这个无聊的奖项寿命很长。俩人在休息室里聊了半天,什么都聊就是不聊彼此。马上要上台的时候刘昊然再次问吴磊“我们真的完了吧。”

  吴磊迟疑地点点头。

  刘昊然突然笑开了“那重新开始吧。”

“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可刘昊然觉得,他37岁那年才是他一生的黄金时代。

  

 

 

 

 

评论(39)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