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宸狗

还好有个理想。

给逼总的彩虹屁

  首先我先来表白一下我的无敌逼总。 @初和
 

  其实这篇文我比你们都先看到,因为我是追连载过来的,追了四五天吧。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每天跟逼总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他妈做个人吧!我看这篇文就是在屎里找糖,虽然每次都跟逼总咆哮我说我不看了!但当她发过来的时候我还是特别开心的看完,然后特别开心的骂她。

《大哥》这篇文写的是被拐儿童的苦难生涯,最戳我的部分就是魏大勋说给白敬亭弹吉他,而那双手在偷东西。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很难形容。这一段到前天她发了完整版我都没有再细看过,于心不忍吧。关于山花,我理解,我个人理解的他们两个一直是魏大勋处于保护地位的人,逼总这篇文把魏大勋这种保护的角色写的淋漓尽致。你说逼总这篇文揭示了现实,那太大了,因为现实惨的多,但如果能多多少少引发一点点思考也是好的。

  这篇文逼总没怎么写监狱里的日子,大多数在写他们相依为命的日子。那段日子虽然苦但起码还能在床底偷偷摸摸找块糖吃,但监狱里的日子在我看来全是苦。魏大勋本来应该弹琴的手去做了重工,白敬亭本来是骄傲到虽然被拐但依然被魏大勋捧到云端上的人,却不得不把那段暗无天日的经历展示给众人看。如果说魏大勋在监狱被现实狠狠击穿,那白敬亭就是在人间被流言蜚语痛击,谁都不好过。除了探监那一点点的甜头,明明可以忽略不计但又不能不作数。

  “也许是在苟且偷生里谈爱情过于奢侈。”这句话我单独截了出来发给逼总,我说我吹爆你。这句话基本上奠定了基调,细心的网友可能发现到最后白敬亭跟魏大勋说的都是喜欢。是后遗症吧,爱太大了。

  太多的话我也不想说了,我也说不出来了。能力有限水平一般,作为相声界的小学生郭德……对不起,串台了。作为逼总前圈的小伙伴虽然我俩早已双双毕业,但是友谊长存。我们逼总是一个很有江湖气的女孩子,你看她的文风就可以看出来。我同她说你的文我一眼就能认出来,她的文路子野远远就打你个措手不及,很骄傲很抢眼。她的文远不是你看一遍看看就好了,有些文她是真的带着东西去写的,而不是借着这两位先生的热度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在我看来《大哥》这篇文的现实意义远要高于它的造糖意义,这个世上不止一个文中的魏大勋,也不止一个文中的白敬亭,他们比他们惨的多。

  最后,表白一下我们逼总,表白一下我们《大哥》,表白一下我们山花老师。

  L&P

评论

热度(16)

  1. 齐白浪刘宸狗 转载了此文字
    无语,狗真的好理解我。虽然这篇长评一看就知道是我逼他写出来的,但也是真情实感了。“大勋,人长大了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