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宸狗

还好有个理想。

四能爱情故事

  赵四x刘能
 
  我跟我最爱的人做了亲家

  高能避雷

 
  “我还是想要爱情。”赵四说完就后悔了,在象牙山村谈爱情未免太年轻。

  “你要爱情?你要爱情那玉田还想要爱情呢,香秀跟永强都板上钉钉了,你非得纵容你儿子作那妖干啥啊?”玉田娘坐在炕头扇着扇子,三伏的天汗止不住的流。

  赵四没搭话,叹了口气。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他娘……”话还没等赵四说完就被人截了去。

  “玉田他娘啊!快,跟你说个好事!”谢大脚嚷嚷着就进来了。

  玉田娘狠瞪了一眼赵四,立马起身迎着村长媳妇“咋了大脚,你又有啥好事了?”

  大脚一脸喜色,遮都遮不住“还啥好事,给你家玉田说媳妇呗!”

  玉田娘一听立马乐开了“哎呀,这可真是好事,谁家姑娘啊?”

  大脚扫了一眼一旁没什么反应的赵四“刘能家姑娘,刘英!”

  “谁?谁家姑娘?”赵四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大脚晃晃脖子“刘能家的,刘英。这孩子可是咱从小看到大的啊,人家啥样咱心里可都有数,正正经经一黄花大姑娘,对象都没谈过。”

  玉田娘挺开心,还没等说啥就被赵四一句话怼回去了“我不同意。”

  谢大脚被赵四这一句话弄得一愣,“这咋还不同意呢。人家孩子多好啊,要我说郎才女貌的挺好,是不玉田他娘。”

  玉田娘也挺中意这门亲事,瞪了一眼赵四“可不嘛,老四你说你有啥不同意的呢?”

  赵四想都没想“家庭不合适。”

  谢大脚一下就乐了“啥家庭啊,人家刘能家也不差啊,是没你家有钱但人家也正经农民啊。”

  赵四又想说点啥反驳,但张张嘴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穿了个外套就出了门。

  玉田娘拉着大脚“不用管他,一天老不死的就知道作,刚才还说要爱情,我跟他都不是爱情。大脚啊,这事就麻烦你多费心了啊。”

  大脚好像就等着这话似的,拍拍玉田娘的胳膊“放心吧,人家那边挺相中你家的,你看看明天有空没有,你俩家见一面。”

  玉田娘顺杆就爬“有空,肯定有空。明天你也来,整俩硬菜啊!”

  赵四出了门也没走多远,象牙村本就不大他绕来绕去最后停在了小河旁。来往的村民跟他打招呼他就兴致不高的摆摆手,低着头不熟练的抽着烟。

  咋就偏是刘能家的姑娘。他想不通,他也不敢细想。

  “爹!蹲着干啥呢?”玉田从城里进货回来,路过小河就看见他那老爹垂头丧气地蹲在这。

  赵四听到儿子喊他就扔了烟,刚一起身就看到副驾驶的刘英,一时间忘了该说什么。

  “叔,你快上来啊。”刘英可能是被赵四看的不好意思了,低着头叫着赵四。

  赵四回过神来走过去拉开了后座的门,坐的时候有些不稳还磕了一下头。

  一路上没什么话题,赵四心乱的能当捕鱼的网一直盯着自己鞋尖,赵玉田哼着歌专心开车,刘英还沉浸在跟玉田进城的喜悦里,虽然一路上没人说话但也算和谐。

  把刘英送回去的时候正赶着刘能从大脚家回来,赵玉田见着刘能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叔。”刘能笑的都看不见眼睛,到是平常特别注重邻里关系的赵四没有说话。刘能看了一眼赵四,英子妈忙打圆场“老四应该是累了,玉田快把你爸送回去吧。”

  刘能抓着赵四胳膊不让走“累?他今天可啥都没干,有啥可累的。要我说就是不满意我这个人。”说完还挑衅地哼了一声。

  赵四抬头看了一眼刘能,这人也不知怎么回事这么多年这狗屎脾气一点都没改“那你可真说笑了,这村里我不满意谁也不能不满意你啊。今天家里事有点多,忙的脑袋有点转不过来,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了。”

  刘能听到那句大人有大量之后愣了一下,笑了一下“你看你这话说的……”剩下的话到底没说出来。

  刘英到底是个大姑娘,再迟钝也看出她爹跟八字没一撇的老公公有些尴尬,她走到刘能面前跟玉田说“玉田,今天我挺开心的,谢谢你带我进城,没啥事我就进屋了。叔叔再见。”

  赵玉田笑着跟刘英摆摆手就上了车,赵四抬起眼睛深深看了一眼刘能也上了车。刘能一家进了屋,刚刚还热闹的街现在只有玉田那辆卡车的运作声。

  刚到家赵四就躺下了,玉田被他妈拽到小屋不知说点什么,赵四叹了口气闭上眼睛全是之前。

  那时候他嘴还没有作病,虽说长的不出众但还算可以。那天村里特别热闹,说是好几年都没见到外来户的村子来新人了,赵四放下手头的大牡丹就去凑热闹。

  他看见一群人不知围着谁笑,还不时蹦出几句“小磕巴。”他踮起脚,终于看清了中间的人,是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但因为众人的取笑涨红了脸。

  “我,我,我不是磕巴!”小磕巴急的出了一头汗。

  可周围的人没打算放过他,继续取笑他“不磕巴?那,那,那你这是,干,干啥呢?”周围又笑成一团。

  赵四打小看不惯欺负人,他挤进人群把小磕巴拉了出来,完全不顾周围人的风言风语“唉,老四。这么激动是你媳妇啊?”

  他俩走了挺远,远到听不见那群人的哄笑声。小磕巴挠挠头“谢,谢谢。”

  赵四看他这样没忍住,乐出声来“小磕巴你叫什么啊。”

  小磕巴听到赵四也叫他小磕巴登时就不乐意了,但那时的他远没有现在这么厉害,他的不乐意只是瞪圆眼睛盯着赵四看。

  赵四也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对,赔着笑脸说“这事是我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别生气了。”

  小磕巴这才偏过头,哼了一声“刘能,我叫刘能。能,是,是能耐的,能。”

  赵四点点头“我叫赵四,四五六七八的四。我娘说贱名好养活。”

  刘能没忍住,笑了出来“我,我以后,就,就在这住了,你,你带着,带着我点。”

  赵四笑着拍着他肩膀“没问题!”

  想到这,赵四叹口气。都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呢。他揉揉脸,下地把杯子里的水喝的一干二净。

  那头的刘能正被刘英娘臭骂“你说你,你跟老四置什么气呢?一个村子住这么多年,我没看你俩有啥来往,这咋刚要有点来往就要打起来呢?”

  刘能脑子里全是那句大人有大量,根本没听刘英娘说啥,只是点点头不吱声。刘英娘看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就来气“跟你过这多年,就没整明白你这狗屁脾气,说啥都不听。”

刘能想辩解,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不知道咋辩解,也不知道该辩解啥。他总不能跟她说我这脾气都是老四惯出来的,不合适,也不可以。

  “行了,今天是我不对,明天大,大脚让咱去赵四家吃饭,我肯定不,不出错。”刘能坐在里屋跟屋外的刘英娘喊。

  第二天刘能起的特别早,他穿的挺正式,还戴着那顶万年不变的帽子。到赵四家的时候,赵四正在花圃里收拾花,月季特别多。

  刘英看了一眼,跟玉田说“我爹可喜欢月季了。”

  赵四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继续埋头干活,只是半天都没个进展。

  刘能站在花圃前面冲赵四喊“别,别干了。没看见我来了吗!”

  刘能跟赵四从来不讲理。

赵四听见刘能叫他扔下花就出了花圃朝他奔去,很多年前一样,只是快到跟前的时候愣是停了下来“来了啊。”

  “哎你来了啊!今天给我带啥饭了?”赵四累的满头汗。

  刘能从厂子那边跑过来的,气还没喘匀“食。食堂的。”

  赵四接过饭让刘能坐在他衣服上“地上脏。你好歹是个城里人,肯定不习惯。”

  刘能其实是城里的,村子里除了赵四谁都不知道,因为刘能只跟赵四说话。刘能具体为啥来农村谁都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

  “快。快吃吧。我看看,你,你都有什么花。”刘能闲不下来,蹦到花圃里就东看西看。

  赵四也不怕他把花踩坏了,只是高声提醒“别摔了,那月季有刺扎身上可疼呢。”

  刘能听到有月季立马就乐了“还有月季?我,我可喜欢了!”

  “你喜欢那就多种。”赵四低头扒着饭,余光注意着刘能怕他摔。

  玉田娘在厨房做饭,听到刘能喊那一嗓子擦擦手就出来了“来了!快屋里坐!老四你也是,咋不把客往屋迎迎呢!”

  刘能摆摆手“我不是客,没事。”

  赵四跟着他后面无奈的笑,不见他想,一见他就心堵。

  这顿饭吃的挺和谐,话里话外的大家也都明白啥意思了,到最后赵四也没发表什么不同意的意见。临走的时候赵四借着酒劲揽着刘能的肩膀“你得知道,这一花圃的月季全是给你种的。刘英和玉田我不想管了,俩孩子能成是俩孩子自己的事,懂吗?”刘能拍拍他后背就回家了。

  往后的日子都按部就班的走下去,玉田跟刘英彻底定下来了,下个礼拜准备结婚了。两家都忙活的够呛,从礼服到酒席全要最好的,赵四跟刘能穿着款式差不多的礼服并肩站着,不知是谁感叹了一句“现在的日子可真好过。”赵四笑笑,嘴角还不自觉的抽动,刘能看了他一眼“到,到底作下病了。”

  赵四的嘴是因为刘能才这样的,那样冬天刘能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捕鱼法子非要给赵四演示,冬天河面也没冻实,凿一个坑下去一整面都塌了。刘能被水冻抽筋了挣扎着向河底坠去,赵四不顾所有人的拦截脱衣服就下去捞,人是捞上来了,这嘴因为水的原因彻底作下病了。当时村里的青壮围在病房里,打趣的说“这回好了,小磕巴,老四的嘴因为你废了,讨不着媳妇了,你给他当媳妇吧。”

  刘能坐在病床前盯着赵四认真的说“当就当!”

  大家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可这俩人全记心里了,也不知好了多少日子。

  “诶,小磕巴,你俩别不是真好上了吧,那老四家里面可就独一个啊。再说那男的跟男的多恶心啊。”厂里的工人七嘴八舌的都凑过来。

  刘能横着脖子回击“咋,咋不行吗!”

  工人们一片哗然“可真恶心啊,死变态!”

  “亲家,别想了。”赵四出声打断了这段沉默,他知道刘能在想什么,他不能让他再扯着回忆不撒手。

  “是,俩孩子的好,好日子,不,不能想。”刘能正了正自己的帽子,摸了把脸。

  “爹!你们进去吧,快开始了!”玉田穿着西装喊着那对老人进去。

  赵四跟刘能对看一眼“走吧。”

  婚礼现场布置的很好,亲朋好友也都特别开心。刘英娘抱着刘能哭个不停,刘能一直拍着她低声哄着。赵四看着打心底笑了出来,真好,他终于不用自己哄了,甚至还能哄哄别人。

  双方父母上台致辞的时候刘能手心里全是汗,他磕磕巴巴的说完祝辞就把话筒递给了赵四,赵四接过来的时候也是一手的汗,也不知道说了半天都说了啥,反正掌声特别热烈。他脑子又开始乱了,他低头看看胸前佩戴的红花又偷偷看了一眼刘能胸前的红花,终是把这么多年梗着的气吐了出来。

  “村里给我介绍个姑娘,我……”

  “我,我听说了。明,明天,我,我就,不找你了。”

  “我……我是真的……”

  “我,我知道。我都知道。”

 

评论(2)

热度(19)

  1. 齐白浪刘宸狗 转载了此文字
    无语,我再也不和宸狗打赌了,请大家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