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是天才

没冲淡你孤独。

ooc架空
娱乐圈背景
演员x金主
文章名瞎写的因为我不会起名

  王昊从未掩饰过自己对金钱的向往,每次记者问他最想要什么的时候他总是毫不掩饰的说“钱,我想要钱。”真实,是他在娱乐圈里被艹出的人设。
 
  王昊的相好是白曜隆,在圈子里是个秘密,在朋友里是个秘密,在家人里是个秘密,在助理面前算个半公开的秘密。

  他真实吗,绝对真实。

  那为什么不公开他和白曜隆的关系,他不知道。

  白曜隆小王昊三岁,标准的年下,是个大企业的掌权人。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富有的存款,白曜隆一样不缺,可他缺感情。

  他跟王昊好上那一年他24,王昊27。他家公司投资了王昊的新作品,俩人在酒桌上认识。导演疯狂的把女一号往白曜隆身边送,女一号也是明白人一口一个白少叫的亲切,白曜隆微微笑着没有答复。

  王昊在一旁闷坐着,不动筷也不举杯像个局外人。王昊在圈内风评两极分化太严重了,喜欢他的说他活的自我,不喜欢他的说他假装清高,都是这个圈子里的谁比谁干净。

  白曜隆看王昊看的出神,导演在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跟人精似的,他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白少,这是王昊,这部剧的男二。”

  王昊被突然提到名字条件反射般抬起了头,撞上了白曜隆的视线。他无畏的笑笑,又低下了头。

  白曜隆被那双眼睛惊到了。清澈,灵气。这是白曜隆的第一反应。这个圈子很乱,白曜隆见过的那些所谓清纯挂的演员眼睛里都是没光的,像被生活打磨成一个个精美的艺术品,可远观也可亵玩。

  可王昊不一样,他眼里有光,虽然外表冷淡的不可触及可一对上那双眼睛,眼里的光灼的你舌尖发烫让你止不住的想靠近,哪怕是飞蛾扑火。

  白曜隆朝导演要了王昊的微信,在饭局的当中发送了好友申请。王昊看着手机突然跳出的消息怀疑的看了一眼白曜隆,却没有得到回应。

  没办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不想年纪轻轻就得罪老板被封杀。同意了申请关上了手机。

  饭局结束后白曜隆拒绝了女一号的各种暗示独自回了家。他打开家门对着空无一人的家喊了声“我回来了。”只有回音在半空回荡。

  王昊推掉了导演的鸿门宴自己走回了家,秋夜很凉,冷风顺着他衣领钻了进去,他打了个冷战后裹紧了衣服快步向家走去,好像有人在家里等他。

  “在干嘛。”白曜隆随意的发给王昊三个字。

  王昊的手还很僵,他费劲的按着屏幕发语音“刚到家,你呢。”

  熟悉的像个多年老友。

  白曜隆回复的前言不搭后语“你有对象吗。”

  王昊看了一眼屏幕,冷笑了一声回了句“没有。”

  他们没有这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王昊心气很高,不管白曜隆怎么对他发动攻势他都不理不睬。白曜隆发微博艾特他他从来不回复,订的外卖也不会吃,微信也很少回。

  媒体的嗅觉是敏锐的,在最新一次采访中记者问王昊“你跟白曜隆是什么关系?”王昊看了一眼摄像头,“没有关系。”

  转机是来年夏天,白曜隆的穷追不舍有了功效。王昊会偶尔回他句有的没的,约他出去吃个夜宵,赶上王昊心情好还能陪白曜隆视个频。

  可能是自己一个人在圈子里沉浮了多年,王昊觉得自己老了,再不谈一次恋爱这辈子可能就没机会了。

  他答应了白曜隆。那晚星星很美,白曜隆笑的很好看,王昊眼睛很亮。

  是开心的。王昊在心里小声的告诉自己。

 
  他俩已经好了快七年了,王昊不是当初那个自我的王昊了,他也会在饭局上跟大家开一些不入流的玩笑,遇到不熟的人也能侃上半天。白曜隆还是当年那个为了王昊啥事都干的出来的白曜隆。

  半夜王昊在白曜隆怀里惊醒,他迷迷糊糊的看着窗外。下雪了。他小心的离开白曜隆的怀抱,披了一件外套来到了后院。

  雪很大,很凉,刮在脸上很疼。王昊光脚踩在雪地里,扎心的冷。他满足的笑笑,有种回到东北的错觉。

  北风吹的王昊头疼可他还是不想回去,离开东北以后的几年里他都没看过这么大的雪。他伸手接着不成形的雪花,嘴里呼出白霜。

  “万万,回来吧,太冷了。”白曜隆只穿了一件睡衣。

  王昊听到声音迅速回头“你醒了?赶紧进去很冷。”

  他赤着脚从雪地走出来,催着白曜隆进屋,尽管他舍不得这场大雪。

  他为白曜隆放弃的够多了,这不算什么。

  白曜隆搂着王昊再次进入梦乡,王昊冰冷的脚放在白曜隆八块腹肌上,很暖。

  王昊做了个梦,梦到他跟白曜隆刚好上那一年。

  那年娱乐圈事很多,当红小花被曝被富豪包养,清纯人设绷得彻底;各种烂片堆积在市场各大营销号疯狂带着节奏:华语电影亡了;某富二代睡了国际超模给了她几场秀却被知情人爆的底掉;出轨,离婚,隐婚……

  王昊在这个大环境里难得的保证自己出淤泥而不染,他也没有染的对象。跟白曜隆染吗?他们艹的好基友人设。

  王昊以为这一年可以平静的过去,可万万没算到白曜隆脾气这么大。

  任导跟王昊在圈子里出了名的不对付,他利用自己导演的职位对王昊公报私仇。哪来的私仇,不过是王昊没答应他的特殊癖好。王昊原本没有那场水戏,任导以烘托悲情气氛为由硬加了这场戏。

  零下的天,王昊在冷水池里泡了三四个小时,最后这场戏被任导说王昊表情不到位删了。好生的人在冷水池里泡了几个小时都会僵的吧。王昊颤颤巍巍的从冷水池里起来的时候脸是紫的。

  碍着任导的面子没人去帮他,只有一个小小的场工偷偷递给他一条毛巾。王昊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接过毛巾擦拭着头发。

  王昊一边擦头发一边发抖,连个棉衣都没有。冷得彻底。助理现从别的组借了一件军大衣给王昊裹上“昊啊,咱这戏不拍了行吗。姐给你掏钱。”
 
  心疼,连助理都心疼。

  王昊冲助理摇摇头“别闹了,我不是当红的明星怎么敢闹啊。有热水吗姐,我想喝热水。”

  语气软软的,听着就让人想哭。

  助理给他紧了紧衣服然后跑着去给他拿热水。

  王昊看着助理小跑的背影心里酸酸的,自己不红啊,自己被欺负就算了,连身边的人都要被欺负。

  助理动作很快,拿了热水顺便给白曜隆打电话通风报信。没办法,你欺负我家艺人我就让你赔个精光。

  白曜隆开着法拉利来的时候王昊正在小口喝着热水。他听到任导狗腿的声音后抬头就看见了脸色不好的白曜隆。

  “任导,这啥戏能让演员在冷水池里泡上几个小时啊?”白曜隆语气淡淡的却让任导心里一惊。

  “这个这个,”任导急得在冬天出了一身汗“艺术嘛,需要别的场景渲染。”

   白曜隆点点头朝王昊走过去“怎么样。”不敢有太多情绪,他怕毁了王昊。

  王昊从看到白曜隆那一刻开始委屈的情绪就再也绷不住了,他还没开口眼睛就红了“冷。”

  冷,零下的水真冷啊,冷的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白曜隆深吸一口气拽着王昊离开了片场,深深的看了一眼任导。那一刻任导浑身都凉了,完了。

  王昊被白曜隆带回了家洗了热水澡吃了感冒药喝了一大碗姜汤,可还是在抖。白曜隆急得跟什么似的可也没有办法。

  王昊缩在被子里小声冲白曜隆说“我没事,你别因为我怎么样。”

  白曜隆安抚的冲他笑笑“别管了,睡觉。”他掀开被子抱住王昊。

  白曜隆的身体像个火炉,抱着王昊让他觉得整个人都热了起来。白曜隆感到怀里的人开始熟睡松了一口气,王昊的身体在散着寒气,白曜隆不知道泡在冷水里几个小时是什么感受,他只知道看到爱人被欺负成这样,他心窝着疼。

  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了。那天白曜隆在心里发誓。

  王昊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感冒药没有效果他还是发烧了。整个人昏昏的“几点了,我要去片场了。”

  白曜隆没松开他“不用去了,以后任导的戏都不许去。”

  王昊在心里笑他幼稚,摸到床头手机给助理打了电话“姐,我今天有戏吗?”

  助理在那头笑得开心“没戏,以后那老不死的变态都不会有戏了。”
  王昊无解的问“咋了这是?”

  听完助理的回答王昊猛的转身对上白曜隆那双泛着精光的眼睛“你撤资了?”

  白曜隆无所谓的点点头“嗯,我还顺便送他个头条。”

  王昊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是开心的,是甜蜜的,但这不是个好事。“你能不这么冲动吗?”

  白曜隆早就料到王昊的反应,他收紧了胳膊“我不能看我对象被他那么欺负,我白曜隆的人是被我宠的。”

  王昊听了这话一时语塞,他卸了力缩在白曜隆怀里“睡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好像自己在大海里飘了好几年现在有一艘船接你回家,告诉你前路一片光明。

  王昊认为自己一直是单打独斗的,这么多年在圈子里称得上朋友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白曜隆像个骑士一样出现,斩断了所有荆棘,闯入了他一团糟的生活,并且跟他一直生活下去。

 
  是转机吧,随着任导性丑闻的屠版实力派演员王昊也有了曝光度。从这开始,王昊一步一步走的踏实,爬的更高。

  王昊从梦境里挣扎出来,他眯着眼睛往白曜隆怀里蹭。这个举动没少遭到白曜隆的嘲笑“年轻时候处对象连碰一下都难,这怎么时间越长越黏人。”

  白曜隆早就醒了,他享受着爱人的撒娇,手搭在王昊后脑勺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
  要吃饭吗?王昊听着白曜隆轻声问。他摇摇头,还是困,不想起。

  白曜隆搂着王昊“要是还困就再睡一会,那通告就迟到吧,让他们写你耍大牌,然后你就退出娱乐圈给我做老板娘。”

  王昊听着白曜隆的胡诹低声笑着“不行啊,不能迟到啊,我还得赚钱养你呢。”说完就起床开始穿衣服。

  白曜隆靠在床头看着王昊日渐消瘦身形突然开口“你是不又瘦了?”

  王昊迫不及待的点头“我瘦可多了,但上镜还是胖。”

  白曜隆拿了一根烟放在鼻子下闻着,王昊嗓子不好,闻烟味就咳嗽,他早就戒烟了“别瘦了,现在挺好看的。”

  王昊检查自己的装扮冲爱人飞了个吻“走了,晚上我想吃火锅。”

  没等白曜隆回复就出了家门,他知道晚上一定会吃到。

  晚上的通告是个访谈,主持人问着早已经被问烂了的问题“王昊现在还是单身对吧。”

  王昊早就被训练出来了“嗯,单身。”

  主持人对这个问题没啥期待“那能不能说说你的理想型。”

  主持人在等待那句熟悉的日向雏田。

  “理想型啊,我喜欢高的,头发短的,戴眼镜的。哎对,皮肤要白。”王昊就差说白曜隆名了。

  这是第一次王昊认真的谈自己的理想型,手机前的白曜隆觉得脸有点烫。

  白曜隆放下手机看着窗外没化的雪,心里想着过年要带王昊回东北看看。王昊为他放弃了太多,他要加倍疼回来。

  王昊跟白曜隆好的这七年里王昊得罪了不少人。不为别的,在王昊面前说白曜隆不好就不行。

  一次电台,DJ一直拿王昊跟白曜隆关系做文章。王昊一直避着问题不谈,DJ一直咬着不放,王昊有些急了但也没办法。直到DJ戳了王昊七寸“你对圈内给白曜隆的花花公子头衔怎么看。”

  “我的看法就是放狗屁。”王昊阴着脸甩下这一句话就走了。

  代价是被公司停了一个月的通告,头条挂了三天“当红演员王昊电台耍大牌。”
 
  从这开始,再没人在王昊面前说白曜隆的负面新闻,王昊真实不做作的人设也艹了起来。

  演员最怕什么,得罪人得罪大老板没有戏拍。王昊因为白曜隆用啤酒瓶开了一个老总的头,老总因为觉得丢份就把新闻压了下来,但明里暗里使了不少绊子,王昊整一年没有戏拍。

  那一年王昊每天都窝在白曜隆家里,靠白曜隆养着。白曜隆怀念那段时光,因为他觉得那一年王昊都是属于他的。王昊也怀念,因为可以全身心的陪着白曜隆。这几年他总想着要是当年自己有钱赚就好了,他就能更心安理得的陪着白曜隆。
 
  王昊结束通告往外走的时候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他有些累但还得提起笑脸应对粉丝。

  “昊昊,加油啊!”一个女粉丝在人群里冲王昊喊着。

  王昊冲她笑笑“会的。”

  那女粉丝像极了当年的白曜隆。

  那年王昊第一次拿了奖,他站在舞台上举着奖杯说着官方的不得了的获奖感言。摄像机在台下扫着,扫到白曜隆那排金主的时候特地给了白曜隆一个镜头。当年他俩这对cp火的不行。

  白曜隆的笑脸出现在王昊背后的屏幕,白曜隆把手放在嘴边“万万,加油啊!”

  王昊脸红的看着白曜隆笑冲他比了个心。

  台下的cp粉尖叫声快要掀开屋顶,记者们抓紧时间记录下这一幕,心里佩服着他们卖腐卖的恰到好处。但只有当事人清楚,他们在全世界给他们写的剧本中来了场真爱。

  王昊透过重重包围的粉丝看到了白曜隆那辆黑色奥迪。每次王昊出通告白曜隆都会接他,但会换了惹眼的跑车改为低调的商务车。

  王昊心情好了起来,脚步也加快“你们不要送了,早点回家别让我担心。”真情实感。

  粉丝听了以后激动的冲王昊说我们永远爱你。

  王昊听了之后点点头,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哪有什么永远。除了白曜隆他谁都信不着。

  拉开副驾驶车门坐了进去,“走了,白大少。”

  白曜隆揉揉王昊有些长了的头发“走,带你吃好吃的去。”

  王昊喝了一点酒,头晕晕的。在圈里混了这么多年酒量一点长进都没有。

  白曜隆替王昊带好口罩帽子扶他出了火锅店,一出门就碰见蹲点的粉丝。他竖高了衣领,他无所谓,但王昊不行。

  王昊看了一眼蹲点粉丝冲他们笑笑,拉着白曜隆的手往车那边走。白曜隆心里一惊甩了他的手。

  疯了吗,你的事业不要了吗。

  王昊看了一眼落空的手,又看了一眼神色复杂的白曜隆。酒劲上来了,他冷笑一下,自己快步走开。

  白曜隆顾不得镜头拔腿就追。不敢喊他,怕他被影响。

  王昊一路没回头没放慢速度,一直低头走着,直到没了力气。一抬头整个人都懵了,周围连个人家都没有,黑的吓人,这是哪啊。

  “万万别怕,回头我在。”是白曜隆。

  王昊朝身后猛扑,紧紧抱着白曜隆。

  那一刻王昊心里想着,去你妈的演员老子不干了,我要白曜隆。

  白曜隆回抱着王昊,一直给他顺毛“没事,我一直在呢。你要吓死我了,粉丝在那拍呢你不害怕吗。”

  王昊把脸埋在白曜隆胸前,呼吸间整个人都被白曜隆的味道包围“我不想干了,你养我吧。”

  白曜隆被王昊抱的生疼,突然听到这句话他整个人都傻了“想好了吗。”

  王昊点点头“想好了,太累了,处个对象还得藏着掖着。”

  白曜隆闻着王昊好闻的头发,用的跟他一个牌子的洗发水“好,不干了。”

  王昊当晚微博放了自己跟白曜隆的合照,配了一个爱心。然后手机关机,一切交给白曜隆处理。

  他相信白曜隆。

  解约了,当红演员王昊变成了无业游民王昊。但不亏,他成了白曜隆的老板娘。

  这么多年王昊终于睡了个好觉,一觉醒来自己被白曜隆七年如一日的抱在怀里。

  七年了,每天在白曜隆怀里醒来的感觉太美好。他舍不得白曜隆没有名份的待在自己身边。

  白曜隆看着还懵着的爱人心里痒痒的“万万,过年回东北吧。”

  就咱俩。

  王昊点点头,往白曜隆怀里使劲的蹭“嘘,再睡会。”

  白曜隆听话的闭上眼睛,整个脑海里都是初见时王昊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

  是飞蛾扑火吧,但白曜隆乐意。
 

 

评论(56)

热度(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