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是天才

还好有个理想。

我什么也抗争不了 我只能喊一句皇恩浩荡。


平行宇宙间你我再会


【昊磊】无 标 历

别上升。

 




  吴磊心里很想跟刘昊然讨一个特权的,什么特权都行,只要是他独有的。

  但他还是没跟刘昊然讨,他觉得自己太幼稚了,他怕刘昊然也是这么想。

  北京降温了,吴磊把能穿的厚衣服都穿上了,奈何少年太单薄怎么看都不会肿。

  “你们要去食堂吗!”吴磊手揣着兜。

  “去,说吧你吃啥。”舍友一脸早有预料。

  “带杯豆浆。”吴磊本来想吃点好的,但怕自己胖又打消了念头。

  “大明星你真惨。”舍友拍拍他肩膀就成群结队的走了。

  吴磊看着他们背影摇摇头无奈的笑,然后自己戴着耳机向教室走去。

  他不爱看背影,他不喜欢告别,他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而已。

  手机震了一下,吴磊做了一下心理斗争还是将手机掏出来,解锁一看是刘昊然。

  “早啊,美好的一天与您相见,北京最近降温,小吴磊记得多穿!”

  吴磊看着这条消息眼睛都弯了,他给刘昊然发了条语音。

  “早。不得不说大四就是比大一轻松,你早上准备吃点什么。”

  少年是欣喜若狂,语调是不自觉上扬。

  刘昊然回的也快,短短几秒的语音。

  “我准备吃点豆浆油条什么的,我的小吴磊吃什么了?”

  吴磊眼看就要到了,愣是没进教学楼又绕了一圈。

  “你的小吴磊准备喝豆浆,最近贴秋膘贴多了。”

  “唉,我要去上课了,下课再跟你聊吧。”

  北京太冷了,吴磊实在有些扛不住,把手机揣回去就跑进了教学楼。坐在教室里的时候头发还有几根是翘着的。

  舍友把豆浆递给他的时候是上课中间,吴磊躲着老师的目光嘬一口豆浆,被烫的眼泪都出来了。他生无可恋的看了一眼舍友,被舍友回以丧心病狂的笑容。

  他无奈的放下豆浆,心里倒是挺开心的,他喜欢大学生活,因为只要这样他才觉得自己跟他们是同龄人。

  下课了,刘昊然估计是算着时间呢,铃声刚响电话就来了。

  吴磊抱着书手忙脚乱的接着电话“喂,您好。”

  “您好,请问吴磊在吗,我是刘昊然。”刘昊然一猜他就是忙疯了,耐着心思捉弄他。

  “我天我这刚下课,忙死我了。”吴磊不自觉的撒娇。

  刘昊然特别喜欢吴磊跟他撒娇,因为这样的吴磊太少见了,几乎是刘昊然限定款。“哎呦,辛苦我的小吴磊了,不累不累。”

  吴磊骚不过刘昊然,耳根都透着红“行了行了。”

  刘昊然轻笑一声“你早上咋就吃那么少啊,要不中午我去看看你?”

  “你可别了,别送头条了。我最近贴秋膘都胖了,不能再吃了。”吴磊深知刘昊然那想一出是一出的脾气,连忙把他危险的想法扼杀在摇篮里。

  “你要是胖那天底下没有瘦人了,你好好吃饭,周六我检查。”刘昊然无证驾驶老手。

  “白白刘昊然!”吴磊把通话音量调小了,生怕别人听见。

  “你真的要跟我说白白了吗。”刘昊然还在床上窝着,大四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这头吴磊走出了教学楼准备去下一个楼里上课“快乐的时光总是这么短暂。”

  刘昊然倒也爽快“那好,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俩人也没继续瞎扯,利索的挂了电话。

  北京的大风一年刮两次一次刮半年。冷风卷着落叶朝吴磊奔去,吴磊迎着面抱个满怀打了个冷战。这一刻他突然有些怀念刘昊然身上的温度,他低头嗅了嗅领子上喷的刘昊然同款香水然后继续前进。

  没时间感伤时事,年轻人都是要拼的。

  刘昊然觉得恋爱是为了更好的激励自己,尤其是同吴磊恋爱。

  在他的字典里,完美这一词汇的释义只有两个字,吴磊。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也不是一厢情愿恋爱脑。吴磊担得起这两个字,刘昊然信他。

  他从未对吴磊说过爱字,吴磊也没有。就连确定关系时刘昊然说的都是“考虑一下我吗,我超厉害。”

  吴磊回的是“我也超厉害。”

  与其说他们两个是如胶似漆的爱人不如说是旗鼓相当的同盟。

  爱人会分手,而同盟除了死亡没有分离。

 

  刘昊然没想过分离。他希望吴磊也是。

  北京的傍晚总有一种落寞的感觉,总让人觉得如果不抓紧点什么就再也抓不紧了。不知是滤镜加成还是内心所向,吴磊总觉得北京太美,灯光太亮,把一切都照的通透干净,让那些垃圾糟粕无处可藏,整个人透露着舒爽。

  雾霾照前几年减轻了不少,至少晚上走路可以清晰的看见前方宽敞大路而不是同前几年一样雾里摸索着前进。无论是走道路还是走戏路。半真不假的,看着难受。

  吴磊站在北电大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一阵恍惚,他突然想起来刘昊然曾经揉着他脑袋跟他说“小吴磊,无论你在外面受什么委屈了都跟哥说,哥给你茬架去。”

  想着想着突然就乐了,买杯奶茶又逛回了图书馆。年轻人嘛,每天抽出时间丧一丧,好继续吃下生活给你送来的苦。

  但好在吴磊的生活里还有刘昊然这块糖。保质期是无限。

  刘昊然也不轻松,一整天的行程让他身心疲惫,一上保姆车就一言不发闭目养神。助理知道他累狠了,只是简单说了下第二天的行程就放他休息。

  刘昊然只是安静的窝了一会就掏出手机给吴磊播了个电话。本来麻木的心在听到吴磊的手机彩铃时开始慢慢恢复跳动。

  “嗯?你怎么啦?”吴磊声音放的很轻,他在图书馆的外面。

  “没怎么,突然有些想你。”刘昊然闭着眼睛,满脸的疲态。

  “真巧,那今天你是元气满满的刘昊然吗?”吴磊想逗他开心。

  “不是,今天我是小吴磊的刘昊然。”刘昊然憋着坏。

  “好。那以后也一直要是。”吴磊难得反撩回去。

  太累了,两人日子都太累了。明明都很迷茫却都用着大人模样用力奔跑,用力到腿脚抽筋,用力到呼吸困难,用力到所有人都为他们欢呼。

  吴磊跟刘昊然都很喜欢拥抱,因为这样可以真真正正的感觉到这个人被我搂在怀里,这种感觉是真实的,是踏实的,是幸福的。

  是他们两个一直追求的,也是无法拒绝的。

  吴磊挂了电话之后就回到图书馆把书拿走,他看了看手机,时间还是很充足的,所以他打车去了刘昊然的狗窝。

  他回来的比刘昊然早,由于计划太过随意他没有带钥匙,所以他选择蹲在家门口等刘昊然回来。他打量着这扇普通的门,春联是过年时候他俩一起贴的,福字是刘昊然叼着饺子随意写的,红葫芦是吴磊仗着脸好跟商家要来的。很奇怪,俩人明明没在一起几年,却感觉像在一起过了好久日子一样。

  想念这种东西通常来的悄无声息又莫名其妙,吴磊此时此刻特别想念刘昊然。没有原因没有理由。

 

  刘昊然一直是争气的,他没让吴磊等太久。他半死不活的上了楼,并且在看到吴磊的时候精准的把他捞到自己怀里。

  “我好累。”

  我好累啊,吴磊。

  吴磊拍了拍他后背“我知道。”

  我一直知道,有关于你的我都知道。

  刘昊然半拥着吴磊进了屋,俩人跌进沙发里。吴磊被刘昊然圈的死死的,呼吸间整个人都是刘昊然的味道。

  “你换香水了。”吴磊皱皱鼻子。

  “我也不知道,化妆师给我的。”刘昊然对这些不太在意,比起香水他更喜欢吴磊身上的皂角味,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吴磊靠在刘昊然怀里卸了力,半眯着眼睛“抱我睡会。”

  高贵的像一只猫。

  刘昊然收紧了胳膊,俩人靠在一起睡着了,看着有点风雨中互相取暖的意思。

  是被吴磊舍友电话吵醒的,他告诉吴磊再不回去宿舍就锁门了。吴磊挂了电话揉揉眼睛叹口气。

  搞个对象怎么这么累。

  刘昊然用下巴摩挲着吴磊的发旋“走吧,我送你。”

  吴磊转过身凑近刘昊然跟他接了个吻。很平静也很温馨,可偏偏刘昊然就觉得吴磊有些难过。他手在吴磊后背安抚的摸了摸,嘴上放轻动作,轻轻啄着吴磊的嘴唇,小心翼翼的哄着吴磊。

  吴磊头靠在刘昊然脖颈间,微微喘着气“走吧。”

  刘昊然把人抱起来磨到门口,他清楚的知道吴磊在不开心但他没有办法。

  给吴磊送回去之后刘昊然一直在家发呆,漂亮的人加上点忧伤就是世间绝色。他给吴磊播了视频通话,吴磊接通后他盯着吴磊那张漂亮到有些过分的脸半天没说话。

  吴磊叹了口气“我好累。心累。”

  刘昊然笑起来很好看“那就让自己强大起来。”

  吴磊不需要人开导,他只是需要人安慰。

  “小吴磊。哥哥我今天给你个特权吧。”刘昊然又一本正经的耍起了流氓。

  吴磊想要特权很久了,他没回应静静等着刘昊然下一句话。

  “以后不管你怎么了第一个跟我说,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场合,我电话打不通就打助理的。好不好。”刘昊然的目光即使隔着屏幕也很坚定。

  “好。”吴磊从不对刘昊然说假话。

 

  刘昊然一直是吴磊的例外,在任何方面都是。在刘昊然面前他可以撒娇可以发脾气可以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小朋友,他可以暂时忘掉一切安心的待在刘昊然给他建造的乌托邦里。

  “我给吴磊的都是最好的。”二十一岁的刘昊然意气风发的同助理说。

  不仅给的是最好的,连同那份心都是最好的。

  刘昊然给吴磊特权这事在助理看来就是多此一举“你都要给吴磊捧天上去了,还假模假样地给他特权干嘛。”

  刘昊然放下手里的保温杯“我得让他相信他跟别人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称呼不一样,语调不一样,表情不一样,动作也不一样。

  吴磊太敏感也太没有安全感,刘昊然追他的时候使出了浑身力气才撞碎了他的铜墙铁壁,他舍不得吴磊再受一点点委屈。

 

  他还记得吴磊跟自己说“现在是咱们最好的时代,我真的想演好每一部戏,对得起演员这两个字。刘昊然你看,这盛世多好看。”

  他也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说的怎么做的,他直视着吴磊的眼睛“我给你盛世。所以考虑一下我吗,我超厉害。”

 

 

 

 

 

每个人都是手持键盘的正义使者


逼总这个逼写起谈恋爱跟真事似的,妈妈很欣慰

昊磊是真的!

给逼总的彩虹屁

   放得不好,没放明白,想说的太多但我又觉得说不出来。 @初和

  我们逼总再一次出了力作。贼王,将将将!

  贼王真是,这篇文的地位在我心里超过了大哥。如果大哥是绝地求生那贼王就是无中生有。

  魏大勋为了家庭走上摸分这条路又为了白敬亭放弃再重拾。与其说是作为男人的担当不如说是作为长子和爱人的取舍。即使魏大勋这么厌恶因为选择摸分而带来的一切但他为了家庭还是义无反顾。因为白敬亭他改变了许多,他每次见白敬亭之前都要把手洗的干干净净,可能觉得把手洗干净了那些事就没发生过吧。

  说句俗话,白敬亭是魏大勋的人生之光。如果没有白敬亭魏大勋可能会摸一辈子,最后落个牢狱之灾。但他遇到了白敬亭,一切故事全部翻篇重写。

  白敬亭是个骄傲的人,作为普合人他不摸分,他努力学习,他不向生活低头。校园暴力他不认,职内骚扰他不忍,他实实在在的骄傲着但却为了魏大勋甘心躺平。

  魏大勋陪白敬亭高考那段特别戳我,作为一个大一新生的我实在切身体会那种急需陪伴的状态。那句大勋被吹散风里,却换来一句夹着无限情感的我在呢。

  我在呢,你就说这仨字妙不妙!

  魏大勋接到白敬亭的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内心应该挺复杂,他为白敬亭骄傲也因为白敬亭焦躁。呀,双押了?他平淡的一生因为白敬亭有了闪光点。

  绝境开花最牛逼,牛逼在哪牛逼在普合的土地开出了花。这片土地因为不长东西把魏大勋逼上了摸分,又因为开花把白敬亭送回了魏大勋身边。

  白敬亭因为魏大勋用力生活,魏大勋因为白敬亭努力活着。生活跟活着不是一个概念,普合人跟普合摸分人也不是一个概念。

  魏大勋为了白敬亭再次摸分的时候,逼总描写了一下他们的家。到处是魏大勋的拼音本,他在为了白敬亭活着,也为了白敬亭开始生活。痕迹这种东西就是让人心堵,亲人去世你不会立马想念,你会在看到他留下来的东西或者产生的痕迹时突然想念,因为这些东西明确的告诉你,他不在了。

  失去魏大勋的白敬亭很苦,苦在没有支撑。失去白敬亭的魏大勋日子也苦,苦在没有盼头。魏大勋下半辈子一直是以白敬亭为首位的,母庸置疑。

  关于结局,肯定会有人想魏大勋为什么不去蹲局子,也肯定有人会想魏大勋做得对。这道德界限太模糊了,跟文中的魏大勋一样偷贪官的钱自己用是劫富济贫,可偷贪官的钱不犯法吗。这就是小说艺术跟现实,小说里给你一嘴巴你能无限制的抽回去,但现实给你一嘴巴你只能忍着疼继续跑,甚至还会跌倒。没有绝对善与恶,只有绝对立场。

  最后,我要激情辱骂逼总,一篇文鸽了一个月。真好。

  但最后这篇文对得起我这一个月的心心念念。

【昊磊】山与记

  现实向
别上升






  “目前吴磊的电影也在热映,作为他的好兄弟您有没有什么想说的。”记者斟酌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三石演得特别好,我觉得他这个成绩是应得的,他,值得。”37岁的刘昊然面对媒体突然有些紧张。

  记者点点头“那感谢刘昊然老师,我们今天的采访就到此结束了。”

  刘昊然的心跳的有些快,他冲记者点点头“好,也谢谢你们。”

  采访结束之后他问助理“我刚刚回答不会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吧。”

  助理狐疑的看他一眼“大影帝,您采访不是出了名的滴水不漏吗?”

  刘昊然没多回答,只是沉默的喝了一口保温杯里面的热茶。岁月不饶人,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不穿秋裤潇洒过一冬的少年了。可在圈里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他最惦记的还是他。

  想来他与吴磊也认识十多年了,交集却一点没多,不知是人为还是天意。他还记得年少时候因为行程问题两人有许多意难平,吴磊总是皱着眉似真似假的委屈“刘源,咱俩是不有缘无分啊。”

  当时正值俩人上升期,定位相似年龄相仿,不是兄友弟恭就是破烂不堪,俩人团队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俩人同台。刘昊然每次都轻挠着吴磊的下巴说“瞎说,咱俩天生一对。”

  现在想想当年的意难平不过沧海一粟,现在俩人才是真真的意难平。

  吴磊33岁那年拿了影帝,他穿着西装革履拿着奖杯说着感言,用力到指尖发白。圈内好友纷纷发表祝福,刘昊然也在其中。他发完微博心中一阵酸涩,自己21岁生日连个公开祝福都没讨来。委屈劲还没过就愣了神,这都过去多久了,怎么还记着。

  少年人眼睛清澈一眼望的到底。这话是说给刘昊然的,吴磊的眼睛总是似真似假的藏着爱,观众看不透,刘昊然也沉溺其中。

  刘昊然最怕给吴磊擦眼泪,不是恐惧而是心疼。吴磊很少哭,肩上那么大的疤都没哭只是皱着鼻子跟妈妈撒娇“妈妈我没事,一点点疼而已。”可他真真实实的因为自己在深夜睁着眼哭到天亮。他清楚记着那晚的吴磊,穿着黑色的背心坐在窗前,眼睛里的光好像马上就要熄灭了。他轻声问着自己“刘源,咱俩是不完了。”

  那自己是什么反应呢。他依稀记得自己也哭了,他走到吴磊旁边把他揉进怀里“没完,咱俩这辈子都没完。”

   可后来还是完了。

  刘昊然在刷微博时偶然看到吴磊的采访,他神色平静的点开视频。

  “那吴磊老师也在33岁那年拿到了影帝,您觉得自己身份和生活有什么变化吗。”记者轻声的念着问题。

  吴磊笑着说“我觉得我成为了真正的成熟男人。”

  听到着刘昊然轻轻笑了一下,还是没变,不管自己多大总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可笑过之后就把视频关了,再也不看。

  吴磊早就是个成熟男人了,自己也是。

  他们陪着对方变成了成熟男人,然后转身奔赴新的人生。

 

  大概有缘无分就是他俩的感情基调吧。在吴磊第无数次询问助理能不能同台的时候助理终于忍不住了。

  “吴磊和刘昊然就是一个大写的有缘无分你他妈给我醒醒!”助理用一根手指狠戳着吴磊肩膀,疼的吴磊龇牙咧嘴。

  “我知道有缘无分,但起码我得对得起老天给的缘啊。”吴磊是笑着说的,但最后不怎么就哭了出来。

  吴磊比刘昊然坦诚,他大大方方的跟助理说我跟刘源处对象了,而自己瞒了这么多年。好像瞒过了所有人也瞒过了自己。

  刚分开那阵吴磊总是在微博上冲浪,用着小号。什么都看,看的最多的是刘昊然。他看见粉丝转发刘昊然新杂志图说“我跟刘昊然结婚了!”底下可能是她的朋友在评论“微博真好还能做梦。”

  微博之所以好,是因为现实不让我做梦。可是刘昊然,我好想做梦啊。

  分手是吴磊先说的,他跟刘昊然面对面坐在床上。刘昊然冲他挤了个笑容“我们是不是完了。”当这句话从刘昊然嘴里问出来的时候,刘昊然才对那天晚上的吴磊有十分之一的感同身受。

 

  吴磊也想对他笑一下,但还是没忍住红了眼睛。果然啊,大两岁就是不一样。

  “刘源,早知道咱俩快乐大本营也不同台多好。”吴磊低着头用着最温柔的语气。

  如果结局早就定好了,那不如不开篇。

  生活用最现实的方式告诉他们两个,少年人没资格说一辈子。不管是一辈子好兄弟还是一辈子爱人,都没资格。

  好在没有爱人还有工作,俩人立马投身于工作中。明明都还是孩子年纪,却都在学着大人用工作麻痹自己。

  吴磊的新戏宣传群发发到了刘昊然那里,他本想回复吴磊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只回了个表情然后乖乖转发吴磊的微博。说来也怪,在一起的时候连个互动都不敢,分开后倒是坦然的进行一切。

 

  后来渐渐的连互动都没有了,吴磊没有删他的微信也没有拉黑他的电话号码。他终于像个成熟男人一样处理所有事情,而成为成熟男人的代价是有一场刻骨铭心的悲惨爱情。这场爱情,男主角是刘昊然,不用争番位不用署咖位,一笔一划一字一句全是刘昊然。从始至终只有刘昊然一人的名字。

  在刘昊然看不见的日子里,吴磊成长了许多。长在身高,长在日渐消瘦的身体,长在越来越圆润的回答,长在他平静的说“我跟刘昊然关系一直很好。”

  在没有吴磊的日子里,刘昊然不断在进步。进步在越来越真挚的眼泪,进步在一部又一部的作品,进步在人气越来越高,进步在他温柔的说“三石是最棒的。”

   刘昊然一直在期待他与吴磊的合作,无论是综艺同台还是影视作品。他从25岁一直盼到37岁都没有盼到。他们说一万年太久,爱我现在。可刘昊然觉得这十二年都太久。

 

  “刘老师,我们该走了。”助理把刘昊然从回忆里叫醒。

  刘昊然回过神“哎。”

  刘昊然接了个综艺,连同期嘉宾是谁都不知道。所以录制之前在休息室看到吴磊的时候他震惊的把眼睛瞪到生平最大。

  相比他的手足无措吴磊倒是反应的快,他走到刘昊然面前大大方方的给他一个拥抱“昊然,好久不见。”

  刘昊然收紧胳膊把脸埋在他脖颈间呼吸着属于吴磊的味道,听着彼此相同频率的心跳声。

  吴磊先他一步放开手,拍拍他的肩“老样子。”

 

  还是老样子,我永远拒绝不了的样子。

 

  节目录制的很快,没有刘昊然想象中的意外,也没有吴磊需要他的地方。吴磊变的很多,刘昊然没由来的失落。但这种失落在吴磊把他赢来的小金条大大方方的放在他手里的时候消散得一干二净。

  他想起吴磊窝在他怀里跟他一起看综艺节目时说“我要是有金条了第一个肯定给你。”

  那时他只是低头亲了亲吴磊额头,时至今日他以为吴磊全忘了,没想到吴磊一桩一桩记得清清楚楚。

  节目结束之后他俩单独吃了饭,没有别人。刘昊然再一次问吴磊“我们是不是彻底完了。”

  吴磊笑了一下“彻底完了。”

  刘昊然看着他乐开的脸也笑了“行,那就彻底完了。”

  我翘首以盼你十二年,换来一句肯定也是值得。

  那顿饭之后两人开始有了交流,没事微信还能说几句话。吴磊跟刘昊然说“我又接了部新戏,这部结束之后我一定要去旅游。”刘昊然看着屏幕上的字脑海里浮现出20岁的吴磊朝他撒娇的样子。

  刘昊然几乎是秒回“我也想去。”于是刘昊然完成了手头所有工作就跑去了四川,他下飞机那一刻突然有些恍惚,自己为什么要来四川。过一会刘昊然才摇着头笑自己真的老了,都学会触景伤情了。他掏出手机准备给助理报个平安却看到新闻推送,吴磊片场意外。

  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叫血液倒流。

  他订了最快的航班赶到吴磊片场所在地又直接打车到了医院。整颗心都悬着,直到看见吴磊安静的坐在病床上,那颗心才砸回原地。

  吴磊不意外他来,他已经送走好多朋友了。

  “怎么回事?”刘昊然缓了缓凌乱的气息。

  “换衣服的时候没站稳,本来想抓衣架结果就抓到了围巾。”吴磊觉得有些丢脸。

  吴磊没告诉刘昊然他始终不知道自己死抓着不放的东西到底有没有价值,可他到最后还是没放手。昏迷前最后一眼是手里的围巾和疯了一样向他奔来的刘昊然。

  当然,没有刘昊然。

   刘昊然呆一会就走了,他怕影响吴磊休息。吴磊乖乖的跟他挥手说再见,刘昊然恍惚间以为他们俩一夜回到二十岁。

  吴磊助理拎着一堆水果进来“他怎么来了?”

  吴磊摇摇头“不知道。”

  有些事情还是别去想,免得又有念想。

  吴磊没几天就出院了,几乎是立马就回了片场,完全不顾刘昊然在微信上的再三嘱咐。刘昊然看着吴磊重回片场的返图气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奈的扶着额头。吴磊确实有两把刷子,无论是二十岁的吴磊还是三十五岁的吴磊总有办法让自己生不起来气。

 

   吴磊的意外给刘昊然的助理提了醒,她语重心长的跟刘昊然说“你已经老了,有些戏别太要强,该用替身就用替身。”

 

  那样子像极了二十一岁的吴磊,那时候正在热恋吴磊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挂在刘昊然身上,他老神在在的拍着刘昊然胸口“如果有一天你老到拍啥戏都用替身我可怎么办。”

   刘昊然没回答他这种感伤时事的问题,他低头轻吻着吴磊“你不如抓紧当下。”声音低低的听的吴磊耳朵发烫。

  刘昊然每天都在回忆与现实之间游走,之前还好,因为跟吴磊没有联系。可如今有了联系更分不清回忆跟现实了。

   吴磊快过生日了,刘昊然什么礼物也没准备,吴磊也没冲他要。

   一过十二点刘昊然就给吴磊打了电话,电话是过一会才接的。吴磊迷迷糊糊的“昊然,怎么了?”

 

  刘昊然鼻子一酸“没什么,磊磊生日快乐啊。”

  吴磊彻底醒了。

  他从未叫过他磊磊,人前叫三石人后叫宝贝就偏偏没叫过磊磊。可能是夜晚太撩人也可能是刘昊然把万分深情都揉在了这两个字里,吴磊被这两个字生生砸出了眼泪。

  “刘源,你说你要早个十年八年咱俩至于这样吗。”吴磊确实哭了,话说的含糊不清。

  刘昊然在电话那头也不好过“宝贝你别哭啊。”

  “刘源,我真烦你。我都35了,你非得招我干嘛啊。”吴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放不下你。”刘昊然沉默了半天。

  人都是自私的,你让我自私一回吧。

  他俩没和好,俩人聊了个通宵。从当年的意难平到如今的情难续。一开始是吴磊哭,后来刘昊然也哭。说得太多刘昊然记不住了,他就知道最后吴磊说“刘源,我有点想你。”

 

  一点点想你,可以忽略不计,但又不想忽略不计。跟被烟头烫了一下似的,大事没有却疼个不停。

  刘昊然今年37岁,他想去抱抱他35岁的宝贝吴磊。

  事实上他也这么干了,按响吴磊门铃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吴磊开门的时候眼睛肿着头发也乱了,活脱脱一副失眠像“你来了啊。”

  刘昊然没说话,沉默的进了屋之后把门带上,一把把吴磊扯过来抱个满怀“我也有点想你。”

  吴磊没推他,轻轻把手搭在他背上“刘源,我很累了。你陪我睡一会吧。”

  35岁的吴磊抱起来跟20岁的吴磊没有什么差别。吴磊窝在刘昊然怀里睡的安稳,刘昊然轻拍着吴磊像哄孩子一样。

  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就好了,刘昊然心想着。

  刘昊然只是单纯来抱抱他的宝贝吴磊,吴磊也只是真的很累了,各需所求之后散的愉快。

 

  俩人再次相遇的时候是又一年的金鹰节,这个无聊的奖项寿命很长。俩人在休息室里聊了半天,什么都聊就是不聊彼此。马上要上台的时候刘昊然再次问吴磊“我们真的完了吧。”

  吴磊迟疑地点点头。

  刘昊然突然笑开了“那重新开始吧。”

“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可刘昊然觉得,他37岁那年才是他一生的黄金时代。

  

 

 

 

 

最自由的风。